日志样式

道现在到了哪一步,是不是说话就收审了?你就

 
  “你杀人了?”
 
  “哎,”我说,“你。”
 
  “怎么回事?”她感兴趣地问,“干吗杀?”
 
  “图财呗!”我说,“这年头还会为什么?我又不找江山。”
 
  “太棒了。”小媳妇钦佩地望着我,“一大笔是吗?”
 
  “一大笔,要不也犯不上。”
 
  “对,要干就干个狠的。”小媳妇瞟瞟许逊。“你就没这个胆。”
 
  “去人铁吧你懂什么?”许逊轰他媳妇。“一边呆着去,别这儿瞎掺和。”
 
  小媳妇白许逊一眼,噘着嘴走开坐到一喧津津有味的看起录相。
 
  “叫你别带人你偏带人。”在和尚们的嚣叫声中许逊抱怨我,“你是唯恐没人作干证。”
 
  “这个中个‘托儿’吗。”我说,“我现在一举一动都得预备下交代,万一叫哪只眼睛
看见,与其瞪眼不承认找过你不如说是找你‘借地儿’。”
 
  “这么说,他们已经找过你了?”
 
  “没找你吗?瞧,我早发现了,甭管干什么,多少人,最后倒霉的总是我,你们全没事
。”
 
  “你怎么知道我没事?”许逊看着我。“我抓瞎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儿乐呢。”
 
  “这么说找了。找过你还找我,看来是你解脱了雷,顶在我头上了。”
 
  “我什么也不能跟你说。”许逊细声细气地对我说,“这里夹着别人别人给我过话全顶
着雷,我告诉你传出去就卖了一批人,我也完了。”
 
  “我不打听细节,我就想知道现在到了哪一步,是不是说话就收审了?你就告我一个字
,我也有个数。”
 
  “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杀了高洋?”我推心置腹地对许逊说,“可能吗?我杀他干吗?我
怎么回事你不清楚?这世上谁值得我一杀?”
 
  “你跟我说没有用,这事要是我领衔,就是你杀的,我也只当你没杀。”
 
  “别你在爷了。”我直起腰摸烟,看了眼坐在另一头看录相的金燕,她扭脸看过来,我
冲刀一笑,点上烟回头压低声音对许逊:“辊你大爷了。我不知道你?别瞅你穿身香蕉皮,
我干得出来的,你什么干不出来?”
 
  “你志愿去给少先队员当活着的雷锋叔叔这事我就干不出来。”
 
  “得得,咱这辈子就干过这么一件丢人的事,露脸的时候也有。”
 
  许逊叨上一支烟,我把我的烟倒过来递给他对火,点着后又叼在嘴里,“说正经。”我
笑着对许逊说,“警察也没说人非是我杀的对不对?可以怀疑的人多了,譬如你,手那么黑